不寐

中医学 中医病名 问诊 中医诊断学 常见病推拿疗法 常见病方药治疗 常见病耳针疗法 中医内科学 中医常见病 常见病针灸治疗 常见病艾灸疗法

目录

1 拼音

bù mèi

2 英文参考

insomnia[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insomnia[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

sleeplessness[湘雅医学专业词典]

3 概述

不寐(insomnia[1][2])为病名[3]。又称失眠不得眠[4]不能眠[5]不得卧目不瞑。是指以不易入睡或睡眠短浅易醒,甚至整夜不能入睡为主要表现的疾病。出《难经·第四十六难》。不寐多由劳神忧思或年老久病,心脾内伤,心神失养;或心情恼怒、痰热上扰、心神不宁所致。不寐的证情轻重不一,轻者有入寐困难,有寐而易醒,有醒后不能再寐,亦有时寐时醒等,严重者则整夜不能人寐。不寐一证,既可单独出现,也可与头痛眩晕心悸健忘等证同时出现。治疗用药物之外,还须注意病人的精神因素,劝其解除烦恼,消除思想顾虑,避免情绪激动,睡前不吸烟,不吃酒和浓茶等东西,每天应参加适当的体力劳动,加强体育锻炼,增强体质,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也可配合气功治疗。这些都是防治不寐的有效方法。单纯依靠药物,不注意精神治疗和生活调摄,往往影响疗效。

针灸治疗不寐疗效较好[6]

本症多见于现代医学中的神经官能症高血压贫血更年期综合征及某些精神病等疾病之中。

提醒:老年睡眠时间逐渐缩短而容易醒觉,如无明显症状则属生理现象。

4 各家论述

早在《黄帝内经素问·逆调论篇》中,就有“胃不和卧不安”的记载。在《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中,亦有“虚劳虚烦不得眠”的论述。《景岳全书·不寐》进一步对形成不寐的原因作了精辟的分析:“不寐证虽病有不一,然惟知邪正二字则尽之矣。盖寐本乎阴,神其主也。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其所以不安者,一由邪气之扰,一由营气之不足耳。有邪者多实,无邪者皆虚”。

5 不寐症状

睡眠时经常不易入眠,或睡眠短浅易醒,甚至整夜不能入眠为主。患者轻者难以入睡或睡而易醒、时睡时醒,或醒而不再睡;重者则彻夜不眠。

临床上,心脾两虚者,兼见心悸健忘神疲便溏面色萎黄等症;阴虚火旺者,兼见虚烦惊悸手足心热头晕耳鸣等症;胃腑不和者,兼见脘痞懊侬,甚则呕哕痰涎,苔黄腻等症;肝火上扰者,兼见头晕头痛,多烦易怒,胁痛口苦等症。

本症多见于现代医学中的神经官能症高血压贫血更年期综合征及某些精神病等疾病之中。

6 不寐病因病机

形成不寐的原因很多。思虑劳倦内伤心脾,阳不交阴,心肾不交阴虚火旺肝阳扰动,心胆气虚以及胃中不和等因素,均可影响心神而导致不寐。忧思过度,劳逸失调,耗伤心脾,导致气血不足,无以奉养心神而致不寐;或因惊恐,房劳伤肾,以致心火独炽,心肾不交,神志不宁;或因素体虚弱,心胆虚怯;或因情志抑郁,肝失条达,肝阳扰动心神而成不寐;亦有饮食不节,脾胃受伤,宿食停滞,胃气不和,而致不得安寐。《景岳全书·杂证谟》:“神不安则不寐。其所以不安者,一由邪气之扰,一由营气之不足耳。有邪者多实证,无邪者皆虚证。”

6.1 思虑劳倦太过,伤及心脾

心伤阴血暗耗,神不守舍;脾伤则食少纳呆生化之源不足,营血亏虚,不能上奉于心,以致心神不安。如《景岳全书·不寐中指出:“劳倦思虑太过者,必致血液耗亡,神魂无主,所以不眠。”《类证治裁·不寐》也说:“思虑伤脾,脾血亏损,经年不寐。”可见,心脾不足造成的血虚,会导致不寐

6.2 阳不交阴,心肾不交

素体虚弱,或久病之人,肾阴耗伤,不能上奉于心,水不济火,则心阳独亢;或五志过极心火内炽,不能下交于肾,心肾失交,心火亢盛,热扰神明,神志不宁,因而不寐,正如《景岳全书·不寐》所说:“真阴精血之不足,阴阳不交,而神有不安其室耳。”

6.3 阴虚火旺肝阳扰动

情志所伤,肝失条达,气郁不舒,郁而化火,火性上炎,或阴虚阳亢扰动心神,神不安宁以致不寐

6.4 心虚胆怯,心神不安

心虚胆怯,决断无权,遇事易惊,心神不安,亦能导致不寐。如《沈氏尊生书·不寐中指出:“心胆俱怯,触事易惊,梦多不详,虚烦不眠。”此属体弱心胆素虚,善惊易恐,夜寐不宁,亦有因暴受惊骇情绪紧张,终日惕惕,渐至心虚胆怯不寐者。正如《类证治裁·不寐》所说:“惊恐伤神,心虚不安”,不论因虚、因惊二者又往往互为因果。

6.5 胃气不和,夜卧不安

饮食不节,肠胃受伤,宿食停滞,酿为痰热,壅遏于中,痰热上扰,胃气不和,以致不得安寐。这就是《黄帝内经素问·逆调论篇》说的“胃不和卧不安”。《张氏医通·不得卧》又进一步阐明了胃不和卧不安的原因:“脉数滑有力不眠者,中有宿食痰火,此为胃不和卧不安也。”

6.6 不寐的病理变化

不寐的原因很多,但总是与心脾肝肾及阴血不足有关,其病理变化,总属阳盛阴衰,阴阳失交。因为血之来源,由水谷之精微所化。上奉于心,则心得所养;受藏于肝,则肝体柔和;统摄于脾,则生化不息;调节有度,化而为精,内藏于肾,肾精上承于心,心气下交于肾,则神志安宁。若暴怒、思虑、忧郁劳倦等伤及诸脏,精血内耗,彼此影响,每多形成顽固性不寐。所以,不寐之证,虚者尤多。

6.7 现代医学解释

现代医学认为因长期过度紧张脑力劳动,强烈思想情绪波动,久病后体质虚弱,使大脑皮层兴奋抑制相互失衡,导致大脑皮质功能活动紊乱而成。

7 不寐辨证治疗

临床辨证,首先要明确本病主要特征为入寐艰难,或寐而不酣,或时寐时醒,或醒后不能再寐,或整夜不能入寐。其次要分清虚实虚证多属阴血不足,责在心脾肝肾。实证多因肝郁化火,食滞痰浊,胃腑不和。

在治疗上当以补虚泻实,调整阴阳为原则。虚者宜补其不足,益气养血滋补肝肾;实者宜泻其有余,消导和中,清火化痰实证日久,气血耗伤,亦可转为虚证虚实夹杂者,应补泻兼顾为治。

7.1 实证

实证不寐,有外感时邪和内邪滞逆之不同。

7.1.1 肝郁化火/肝火扰心

不寐·肝火扰心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liver-fire disturbing heart)是指肝火旺盛,扰动心神,以不寐多梦,甚则彻夜不眠,急躁易怒,伴头晕头胀目赤耳鸣口干而苦,不思饮食,便秘溲赤,舌红,苔黄,脉弦数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肝火不得卧者治宜平肝清火,如用疏肝散四物汤山栀川连龙胆泻肝汤家秘肝肾丸等方[7]

7.1.1.1 症状

心烦不寐,性情急躁易怒,不思饮食,口渴喜饮,胸闷胁痛头痛面红,目赤口苦小便黄赤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弦而数。

7.1.1.2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恼怒伤肝,肝失条达,气郁化火,上扰心神则不寐肝气犯胃则不思饮食。肝郁化火肝火乘胃,胃热口渴喜饮。肝火偏旺,则急躁易怒、胸闷胁痛头痛面红。火热上扰,故目赤口苦小便黄赤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弦而数,均为热象。

7.1.1.3 治法

疏肝泻热,佐以安神

7.1.1.4 方药治疗

龙胆泻肝汤[备注]龙胆泻肝汤(《兰室秘藏》):龙胆草泽泻木通车前子当归柴胡生地黄(近代方有黄芩栀子加味。,方中龙胆草黄芩栀子清肝泻火泽泻木通车前子清利肝经湿热当归、生地养血和肝柴胡疏畅肝胆之气;甘草和中。可加硃茯神龙骨牡蛎以镇心安神。如胸闷胁胀,善太息者,加郁金香附之类以疏肝开郁

7.1.1.5 针灸治疗

治法:平肝降火,解郁安神

7.1.1.5.1 方一

选穴:以足厥阴肝经手少阴心经穴为主。取行间足窍阴风池神门

随证配穴耳鸣者,加翳风中渚目赤者,加太阳阳溪

刺灸方法:针用泻法。

方义:行间平肝降火。足窍阴胆火以除烦。风池疏调肝胆而止头痛头晕神门以宁心安神

7.1.1.5.2 方二

神门三阴交心俞肾俞等穴为主。肝火上扰者,加太冲行间肝俞胆俞

7.1.1.5.3 方三

处方四神聪 神门 三阴交

方义:四神聪镇静安神不寐病位在心,取心经原穴神门宁心安神三阴交健脾益气柔肝益阴,可使脾气和,肝气疏泄,心肾交通以达心气安而不寐除。

随证配穴肝阳上扰—太冲

操作:毫针刺,虚证补法实证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7.1.1.6 推拿治疗

[8]

选穴:风池肩井肝俞胆俞章门期门太冲

操作方法:用扫散法在头两侧胆经循行部位治疗,每侧20~30次。拿五经风池肩井,时间约2~3分钟。指按揉肝俞胆俞,每穴约3分钟,按揉章门期门太冲穴,每穴约1~2分钟。搓两胁,时间约1分钟。

7.1.2 胆火不得卧

胆火不得卧指因肝胆湿热郁火所致的不寐[9]。治疗如胆火乘脾者,清胆竹茹汤;左关独大,龙胆泻肝汤胆星;胆涎沃心者,胆星汤泻心汤牛黄清心丸

7.1.3 痰浊内阻/痰热内扰

痰浊内阻者,症见不寐,呕恶胸闷,苔腻脉滑,治以化痰为主,用温胆汤加减

不寐·痰热内扰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internal disturbance of phlegm-heat)是指痰热互结,扰乱心神,以心烦不寐胸闷脘痞,泛恶嗳气口苦头重目眩,舌偏红,苔黄腻,脉滑数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7.1.3.1 症状

不寐头重睡眠不安,痰多胸闷恶食嗳气吞酸恶心心烦口苦头晕目眩舌红,苔腻而黄,脉滑数。

7.1.3.2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宿食停滞,积湿生痰,因痰生热,痰热上扰则心烦不寐口苦。因宿食痰湿壅遏于中,故而胸闷清阳被蒙,故头重目眩。痰食停滞则气机不畅,胃失和降,故证见恶食嗳气或呕恶。舌红、苔腻而黄,脉滑数,均为痰热、宿食内停之征。

7.1.3.3 治法

化痰清热,和中安神

7.1.3.4 方药治疗

温胆汤[备注]温胆汤(《备急千金要方》):半夏橘皮甘草枳实竹茹生姜茯苓黄连山栀主之。方用半夏陈皮竹茹枳实理气化痰和胃降逆黄连山栀清心降火;茯苓宁心安神。若心悸惊惕不安者,再可加入珍珠母、硃砂之类以镇惊定志。若痰食阻滞,胃中不和者,可合用半夏秫米汤[备注]半夏秫米汤(《内经》):半夏秫米神曲山楂莱菔子消导和中。

痰热重而大便不通者,可用礞石滚痰丸[备注]礞石滚痰丸(《养生主论》):青礞石沉香大黄黄芩朴硝火泻热,逐痰安神

7.1.3.5 针灸治疗
7.1.3.5.1 方一

治法健脾化痰,清热安神

选穴:以足阳明胃经手少阴心经穴为主。取内庭公孙丰隆神门

随证配穴便秘者,加天枢上巨虚

刺灸方法:针用泻法。

方义:内庭公孙泻脾胃之热。丰隆化痰和中。神门以宁心安神

7.1.3.5.2 方二

处方四神聪 神门 三阴交

方义:四神聪镇静安神不寐病位在心,取心经原穴神门宁心安神三阴交健脾益气柔肝益阴,可使脾气和,肝气疏泄,心肾交通以达心气安而不寐除。

随证配穴:心脾亏损—心俞脾俞心肾不交心俞肾俞太溪,心胆气虚—心俞胆俞肝阳上扰—太冲脾胃不和足三里,痰热内扰—内关丰隆

操作:毫针刺,虚证补法实证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7.1.3.6 艾灸治疗

[10]

选穴:神门丰隆阴陵泉筑宾

灸法艾炷无瘢痕灸,每穴6~8壮,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灸至睡眠改善为止。

7.1.4 外感时邪

外感时邪者,有表热不得卧里热不得卧半表半里热不得卧血热不得卧气热不得卧余热不得卧虚烦不得卧等。

7.1.5 内邪滞逆

内邪滞逆者,又有痰浊内阻、水气凌心肝火胆火、胃中不和数种。

7.1.6 水气凌心

水气凌心者,症见不寐心下动悸,胸中漉漉有声,治宜逐饮祛湿,用平胃散控涎丹等方。

7.1.7 胃不和卧不安

胃不和卧不安原为胃逆气喘不得安卧之意,后世释为内伤不得卧之症[11]。多因胃强多食,脾弱不运,停滞胃家,成饮成痰所致。治宜和胃化湿祛痰。如二陈平胃散石菖蒲、海石或加栀子黄连;若大便坚结,导痰汤胃脘作痛者,滚痰丸,甚则小胃丹

不寐·胃气不和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stomach qi disharmony)是指胃气不和,心神不安,以失眠,脘腹胀满或胀痛,时有恶心呕吐嗳腐吞酸大便异臭,或便秘腹痛,苔黄腻或黄糙,脉弦滑或滑数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7.1.7.1 针灸治疗
7.1.7.1.1 方一

神门三阴交心俞肾俞等穴为主。胃腑不和者,加中脘丰隆足三里

7.1.7.1.2 方二

处方四神聪 神门 三阴交

方义:四神聪镇静安神不寐病位在心,取心经原穴神门宁心安神三阴交健脾益气柔肝益阴,可使脾气和,肝气疏泄,心肾交通以达心气安而不寐除。

随证配穴脾胃不和足三里

操作:毫针刺,虚证补法实证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7.1.7.2 艾灸治疗

选穴:中脘丰隆足三里公孙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穴15分钟,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灸至腹部不适感消失、大便正常后再巩固灸5~7次。

7.1.8 心火炽盛

不寐·心火炽盛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blazing heart-fire)是指心火炽盛,扰动心神,以心烦不寐,躁扰不宁,口干舌燥,小便短赤,口舌生疮,舌尖红,苔薄黄,脉数有力或细数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7.2 虚证

不寐虚证,多因阴血亏损,中气不足,或心脾两虚所致。因阴血不足,心失所养者,常兼虚火偏亢,症见心烦失眠头晕耳鸣,甚则五心烦热多汗口干舌红,脉细数。治疗宜滋阴养血为主。火亢则兼降心火,方用酸枣仁汤补心丹朱砂安神丸等。

7.2.1 阴虚火旺

7.2.1.1 症状

心烦不寐,或时寐时醒,心悸不安,头晕耳鸣健忘腰酸梦遗五心烦热手足心热颧红潮热口干津少,舌红苔少,脉细数。

7.2.1.2 证候分析

肾阴不足,不能上交于心,心肝火旺火性炎上虚热扰神,故心烦不寐心悸不安。肾精亏耗,髓海空虚,故头晕耳鸣健忘。腰府失养,则腰酸心肾不交,精关不固,故梦遗颧红潮热口干少津、舌红苔少、脉细数,均为阴虚火旺之象。

7.2.1.3 治法

滋阴降火养心安神

7.2.1.4 方药治疗

黄连阿胶汤[备注]黄连阿胶汤(《伤寒论》):黄连阿胶黄芩鸡子黄芍药、硃砂安神丸[备注]朱砂安神丸(《医学发明》):黄连朱砂生地黄、归身、炙甘草二方同为清热安神之剂,可随证选用。黄连阿胶汤重在滋阴清火,适用于心烦不寐,若阳升面热微红,眩晕耳鸣可加牡蛎龟版磁石等重镇潜阳,阳升得平,阳入于阴,即可入寐,疗效更为显著。硃砂安神丸亦以黄连为主,方义相似,作丸便于常服,再可加入柏子仁、枣仁养心安神,诸药相合,可奏滋阴降火养心安神之功。

7.2.1.5 针灸治疗
7.2.1.5.1 方一

选穴:以足少阴肾经手少阴心经穴为主。取大陵太溪神门心俞

随证配穴眩晕者,加风池耳鸣者,加听宫遗精者,加志室

刺灸方法:针用补泻兼施法。

方义:泻大陵心火。补太溪肾阴。补神门心俞宁心安神

7.2.1.5.2 方二

神门三阴交心俞肾俞等穴为主。心脾两虚者,加脾俞厥阴俞阴虚火旺者,加太溪大陵

7.2.1.6 艾灸治疗

选穴:神门太溪三阴交大陵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次选用2~3穴,每穴15分钟,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精神紧张或身体劳累时可以灸1或2个疗程。

7.2.2 心脾两虚

不寐·心脾两虚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deficiency of both heart and spleen)是指心血不足脾气虚弱,以不易入睡,多梦易醒,心悸健忘神疲食少,头晕目眩四肢倦怠腹胀便溏面色少华,舌淡,苔薄,脉细无力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心脾两虚所致者,症见多梦易醒,心悸健忘,饮食减少,面色少华,舌淡,脉细。治宜补益心脾。方用归脾汤寿脾煎等。

7.2.2.1 症状

多梦易醒,心悸健忘头晕目眩,肢倦神疲,饮食无味,面色少华。舌淡,苔薄,脉细弱。

7.2.2.2 证候分析

心主血,脾为生血之源,心脾亏虚,血不养心,神不守舍,故多梦易醒,健忘心悸气血亏虚,不能上奉于脑,清阳不升,则头晕目眩血虚不能上荣于面,故面色少华,舌色淡。脾失健运,则饮食无味。血少气虚,故精神不振,四肢倦怠,脉细弱。

7.2.2.3 治法

补养心脾,以生气血。

7.2.2.4 方药治疗

归脾汤[备注]归脾汤(《严氏济生方》):党参黄芪白术茯神酸枣仁龙眼、术香、炙甘草当归远志生姜大枣主之。方中人参、白术黄芪甘草补气健脾远志、枣仁、茯神龙眼肉补心益脾安神定志当归滋阴养血;木香行气舒脾,使之补而不滞。诸药相合,养血以宁心神,健脾以资化源。如心血不足者,可加熟地、白芍阿胶以养心血。如不寐较重者,酌加五味子柏子仁有助养心宁神,或加合欢花夜交藤龙骨牡蛎以镇静安神。如兼见脘闷纳呆苔滑腻者,加半夏陈皮茯苓厚朴等,以健脾理气化痰。本证亦有以归脾汤养心汤[备注]养心汤(《证治准绳》):黄芪茯苓茯神当归川芎炙甘草半夏曲柏子仁酸枣仁远志五味子人参肉桂二方化裁同用而收效者。

7.2.2.5 针灸治疗

治法补气养血,宁心安神

7.2.2.5.1 方一

选穴:以手少阴心经足太阴脾经穴为主。取脾俞心俞神门三阴交

随证配穴:多梦者,加魄户健忘者,灸志室百会

刺灸方法:针用补法针灸并用。

方义:脾俞三阴交健脾益气养血心俞神门养心安神定悸。

7.2.2.5.2 方二

神门三阴交心俞肾俞等穴为主。心脾两虚者,加脾俞厥阴俞

7.2.2.5.3 方三

处方四神聪 神门 三阴交

方义:四神聪镇静安神不寐病位在心,取心经原穴神门宁心安神三阴交健脾益气柔肝益阴,可使脾气和,肝气疏泄,心肾交通以达心气安而不寐除。

随证配穴:心脾亏损—心俞脾俞

操作:毫针刺,虚证补法实证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7.2.2.6 推拿治疗

选穴:印堂神庭太阳睛明攒竹鱼腰角孙百会心俞脾俞神门足三里三阴交

操作方法患者坐位,医者用一指禅推法印堂向上推至神庭穴,往返5~6遍;再从印堂向两侧沿眉弓推至太阳穴,往返5~6遍;然后印堂开始沿眼眶周围治疗,往返3~4遍,沿上述部位用双手抹法治疗5~6遍。指按揉印堂攒竹睛明鱼腰太阳神庭角孙百会,每穴1~2分钟。用左右结构㨰法患者背部、腰部施术,重点在心俞脾俞等部位,时间约5分钟。指按揉神门足三里三阴交,每穴1~2分钟。

7.2.2.7 艾灸治疗

选穴:脾俞心俞神门足三里

灸法艾炷隔姜灸,用黄豆大小艾炷,每穴5~7壮,皮肤灼热感时移除,每日或隔日1次,临睡前半小时施灸,10次为1个疗程。

7.2.3 胆气虚/心虚胆怯

不寐·心虚胆怯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heart deficiency and timidity)是指心气亏虚,胆气怯弱,以夜寐多梦易惊,心悸胆怯健忘头晕神疲少言,舌淡,苔薄,脉弦细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有因胆虚受邪,神气不宁所致的失眠。治宜补肝温胆,可用温胆汤酸枣仁丸五补汤等方,或用炒枣仁研末,以酒调服

7.2.3.1 症状

不寐多梦,易于惊醒,胆怯心悸,遇事善惊气短倦怠,小便清长,舌淡,脉弦细。

7.2.3.2 证候分析

心虚则心神不安,胆虚善惊易恐,故多梦易醒,心悸善惊气短倦怠,小便清长均为气虚之象,舌色淡,脉弦细,均为气血不足的表现。

7.2.3.3 治法

益气镇惊,安神定志

7.2.3.4 方药治疗

安神定志丸[备注]安神定志丸(《医学心悟》):茯苓茯神远志人参石菖蒲龙齿主之。方中人益气龙齿镇惊为主。配茯苓茯神石菖蒲补气益胆安神。若血虚阳浮,虚烦不寐者,宜用酸枣仁汤[备注]酸枣仁汤(《金匮要略方论》):酸枣仁知母川芎茯苓甘草。药用酸枣仁安神养肝为主;川芎调血,以助枣仁养心;茯苓化痰宁心,以助枣仁安神知母清胆宁神。证情较重者,二方可以合用。

此外,若病后虚烦不寐形体消瘦面色眺白,容易疲劳,舌淡,脉细弱,或老年入夜寐早醒而无虚烦之证的,多属气血不足,治宜养血安神,一般可用归脾汤

后血肝热不寐者,宜用琥珀多寐丸[备注]琥珀多寐丸验方):琥珀党参茯苓远志羚羊角甘草

心肾不交,虚阳上扰者,可用交泰丸[备注]交泰丸(《韩氏医通》):黄连肉桂,方中以黄连清火为主,反佐肉桂之温以入心肾,取引火归元之意。

7.2.3.5 针灸治疗
7.2.3.5.1 方一

治法:补心益胆,安神定志

选穴:以手少阴心经足少阳胆经穴为主。取心俞胆俞大陵丘墟神门

随证配穴神疲体倦者,加百会足三里多汗者,加膏肓

刺灸方法:针用补法

方义:心俞大陵神门宁心安神胆俞丘墟益胆镇惊。

7.2.3.5.2 方二

处方四神聪 神门 三阴交

方义:四神聪镇静安神不寐病位在心,取心经原穴神门宁心安神三阴交健脾益气柔肝益阴,可使脾气和,肝气疏泄,心肾交通以达心气安而不寐除。

随证配穴:心胆气虚—心俞胆俞

操作:毫针刺,虚证补法实证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7.2.4 中气虚弱

中气虚弱者,症见失眠神疲乏力,食欲减退。治以补气为主,方用六君子汤补中益气汤加减

7.2.5 心肾不交

不寐·心肾不交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incoordination between heart and kidney)是指心肾阴虚阳气偏亢,既济失调,以心烦不寐,入睡困难,心悸多梦,伴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潮热盗汗五心烦热咽干少津,男子遗精,女子月经不调舌红,少苔,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7.2.5.1 针灸治疗
7.2.5.1.1 方一

神门三阴交心俞肾俞等穴为主。心肾不交者,加肾俞太溪

7.2.5.1.2 方二

处方四神聪 神门 三阴交

方义:四神聪镇静安神不寐病位在心,取心经原穴神门宁心安神三阴交健脾益气柔肝益阴,可使脾气和,肝气疏泄,心肾交通以达心气安而不寐除。

随证配穴心肾不交心俞肾俞太溪

操作:毫针刺,虚证补法实证泻法,每日1次,每次留针20~30min,10次为一疗程。

7.2.5.2 推拿治疗

选穴:心俞肾俞命门神门内关劳宫涌泉

操作方法:用左右结构㨰法患者背腰部施术,重点在心俞肾俞命门穴等部位,时间约5分钟,以患者感觉温热为度。用掌推法从背部沿脊柱自上而下推至腰骶部,反复操作3~4遍。掌擦两侧涌泉穴,以透热为度。用指点揉神门内关劳宫穴,以酸胀为度,力度不可过大。

7.2.6 肝郁血虚

不寐·肝郁血虚证(insomnia with syndrome of liver depression and blood deficiency)是指肝气郁结精血亏虚,以难以入睡,即使入睡,也多梦易惊,或胸胁胀满,善叹息,平时性情急躁易怒,舌红,苔白或黄,脉弦数等为常见症的不寐证候

8 不寐的其他疗法

针灸治疗不寐效果良好,治疗时间以下午为宜。由其他疾病引起不寐者,应同时治疗其原发病。

8.1 对症治疗

失眠常伴有心悸、心神不安、腹胀症状,临床可以根据伴随症状加用以下方法

8.1.1 心悸

选穴:内关膻中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穴15分钟,以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

8.1.2 心神不安

选穴:百会神阙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穴15分钟,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

8.1.3 腹胀

选穴:中脘天枢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穴15分钟,以局部红晕温热为宜,每日1次。

8.2 耳针法

1.取脑、下脚端神门、心、脾、肾等穴为主,每次取2~3穴,中等刺激留针30分钟,每日或隔日1次。

2.取皮质下 心 肾 肝 垂前 耳背心。每次选3~4穴,交替使用,每日1次,每次留针30min,10次为一疗程。亦可揿针埋藏或王不留行籽贴压,每3~5日更换1次。

3.皮质下交感、心、脾、神门。每次取2~3穴,轻刺激留针30min。每日1次。

8.3 皮肤针

1.轻叩华佗夹脊膀胱经第1侧线、骶部及头颞区,叩至皮肤微微潮红为度。

2.选穴:自项至腰部督脉经和足太阳经背部第1线。方法梅花针自上而下叩刺,每日1次,每次留针8~10min,10次为一疗程,叩至皮肤潮红。

9 不寐患者饮食禁忌

痰热及阴虚患者忌食酸辣等刺激性及煎炸食物。

10 日常保健

睡前尽量避免进行情绪激动活动,如观看内容激烈的影片、听摇滚乐等,可自我按摩或叫家人按摩以放松全身,睡前用热水泡脚,刺激足底穴位,促进血液循环,改善睡眠

11 医案

陈××,男性,27岁。患者因疲劳过度而产生疲倦,烦躁精神恍惚,彻夜不眠。有时只能假寐片刻,头晕而重,耳若蝉鸣,历时两月未愈。初诊针太阳神门内关三阴交,针后症状同前。复诊时仍针前穴,针后略感舒适。三诊时去前穴组中之太阳,加足三里行间,针后便能入寐,只在睡眠中有些烦扰不宁。四诊至六诊针神门足三里三阴交,针后各种症状消失。(针灸学简编

陈某,女,30岁,干部。患者自述失眠近4年,近半年来病情加重,每晚都只能入睡4~5小时,心慌心悸头晕目眩面色㿠白,体倦乏力,食欲差,月经不调经量少色淡,舌淡苔白,脉细弱。经查证属心脾两虚取穴脾俞心俞足三里内关,采用艾炷隔姜灸,每穴9壮,隔日1次,半月后每晚可入睡7~8小时。2年内因生活、工作问题,偶有失眠,经灸治后即愈。

12 文献摘录

黄帝内经素问·逆调论篇》:“阳明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曰‘胃不和卧不安’,此之谓也。”

景岳全书·不寐》:“如痰如火,如寒气水气,如饮食忿怒之不寐者,此皆内邪滞逆之扰也……思虑劳倦,惊恐忧疑,及别无所累而常多不寐者,总属真阴精血之不足,阴阳不交,而神有不安其室耳。”《景岳全书·不寐》引徐东皋曰:“痰火扰乱,心神不宁,思虑过伤,火炽痰郁而致不眠者多矣。有因肾水不足,真阴不升,而心阳独亢者,亦不得眠……有体气素盛偶为痰火所致,不得眠者,宜先用滚痰丸,次用安神丸清心凉膈之类。有体素弱,或因过劳,或因病后,此为不足,宜用养血安神之类。凡病后及妇人产后不得眠者,此皆血气虚而心脾二脏不足,虽有痰火,亦不宜过于攻,治仍当以补养为君,或佐以清痰降火之药。”

类证治裁·不寐》:“阳气自动而之静,则寐;阴气自静而之动,则寤;不寐者,病在阳不交阴也。”

13 参考资料

  1. ^ [1]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3. ^ [3]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242.
  4. ^ [4]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113-116.
  5. ^ [5]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92.
  6. ^ [6] 石学敏主编.针灸治疗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80-82.
  7. ^ [7]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897.
  8. ^ [8] 柴铁劬主编.推拿疗法速成图解[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9. ^ [9]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280.
  10. ^ [10] 柴铁劬主编.灸法速成图解[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11. ^ [11]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234.

治疗不寐的穴位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治疗不寐的方剂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治疗不寐的中成药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不寐相关药物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特别提示:本站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